疫情之下,你我同在!
“孔子新漢學計劃”學者傾力支持中國

    [來源] 孔子學院總部     [發表時間] 2020-03-12 18:51:24 
 

編者按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發展牽動著每個人的心。疫情發生以來,多國政要、大學校長、知名專家學者及各國孔院師生等國際中文教育界友人不斷以各種方式伸出援手,送上支持和鼓勵。

在世界各地,幾百名“孔子新漢學計劃”項目學者也紛紛行動起來,第一時間向中國送來暖心的問候和慷慨的援助。自2013年創立至今,“孔子新漢學計劃”與中外多個中國研究機構開展深度合作,累計資助近800名學生、學者、青年漢學家來華攻讀學位或進行研修,900余名來自社會各界的青年領袖和業界精英訪問中國。

作為新一代漢學家,他們不僅充分利用自己出色的雙語能力和研究背景,自發投入到抗擊疫情的各項志愿工作中,還發揮學術和專業優勢,在國內外社交平臺和媒體報道中發聲,讓世界看到最真實的中國。

一聲一句總關情:不管在哪里,我的心連著中國

疫情發生后,巴西南大河州聯邦大學著名教授、2018年“孔子新漢學計劃”訪問學者Marco Cepik在郵件中表示,相信中國政府和人民的巨大努力一定能夠戰勝疫情,巴西人民對中國人民的關心和支持一如既往,我們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中巴兩國的友誼長存。

冰島Bifrost大學經濟學教授、2019年“孔子新漢學計劃”來華學者Francesco Macheda表示,“相信中國一定會迅速戰勝新冠疫情!”

正在申請2020年“孔子新漢學計劃”項目的波蘭奧波萊大學語言系教授、校長特命中國與東亞關系顧問Stankomir Nicieja表示:“在新冠疫情爆發后,中國的形勢已經逐漸回歸常態。我震撼于中國人民與疫魔斗爭的偉大努力。期待早日有機會來到中國!”

同時,很多曾在中國學習過的“孔子新漢學計劃”學者、學生們也心系中國,紛紛從海外發來真摯祝福,希望能為遠在中國的師生和朋友們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參加“孔子新漢學計劃”聯培博士生項目的龍邁康(Michael Long),是英國劍橋大學的一名博士生,2016年曾赴中國人民大學研究中國少數民族史。雖然已經結束項目回國,但卻不忘中國朋友。疫情發生后不久,他就通過微信詢問導師近況,并主動提出捐助物資。

2018年獲得北京外國語大學博士學位、現在越南胡志明市外語信息大學中文專業工作的范氏緣紅(Thi Duyen Hong Pham),雖遠在越南,卻始終牽掛著中國。

為了幫助中國朋友們盡快渡過難關,她利用自己的雙語優勢翻譯有關新冠肺炎的宣傳資料,希望能為抗擊疫情工作帶來幫助。

社交媒體廣發聲:用我的專業和行動,換來你的理解

特殊時期,許多“孔子新漢學計劃”學者充分利用自己的專業優勢和親身經歷,通過國內外各種媒體聲援中國,讓世界了解中國的疫情防控工作的真實景象。

疫情期間,武漢大學的肯尼亞博士生陳帝(Stephen Ondago Oduor)一直住在武漢。雖然是一段艱難的時光,但他始終充滿信心。留校隔離期間,他為肯尼亞內羅畢大學孔子學院錄制了個人視頻,并為包括駐肯尼亞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在內的四家國外電視臺制作了武漢疫情Vlog,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為武漢、為中國加油。


陳帝參加西安學術會議

來自俄羅斯的費蘭花(Ramziya Fazdalova)正在北京外國語大學進行全球史方面的研究,她結合自己的研究領域寫了一篇名為《俄在華留學生:中國疫情也讓俄羅斯反思自己》的文章。

文中寫道,“雖然,總會有人相信黑暗的一面,并朝著黑暗一往無前。但畢竟,寬容和理解是受過良好教育和懂得自我思考的人群特征,而這是打破偏見、恐懼和謠言的最好武器”。

費蘭花補充道:“現在是地球村時代,世界不管哪一端發生疫情,所有國家和人民都無法獨善其身。人們應該了解中國的實際情況和中國人民為抗擊疫情所付出的努力。”

俄羅斯新西伯利亞國立大學與南京大學的聯培博士生凱琳(Karina Khasnulina)目前在南京。她參加了一個中國防疫翻譯志愿小組,以此來表達對中國的支持。


凱琳參加“‘魁閣’80周年暨中國社會學恢復重建40周年”學術研討會

此外,她還和從事醫學工作的丈夫在Youtube上自費創建了科學教育類頻道Sciensk,向俄語國家介紹中國如何有力地抗擊疫情,讓更多人了解中國的真實情況。


凱琳和周曉虹導師在魁閣

她用“政府發現病毒迅速行動、公民團結意識、高效的管理機制”來形容自己留在中國這段時間內心最強烈的感受。

現就讀于北京大學,研究中國教育政策和國際發展合作的日本博士生土居健市(Kenichi Doi),曾在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工作,熟悉中日之間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才培養的國際合作。

疫情期間,留在中國的他繼續研究工作的同時,積極利用個人的專業經驗和社交網絡,為中國當地的社會企業提供有關全球公共問題,特別是國際合作方面的信息。


土居健市及其家人合照

他說,“疫情發生后,不管日本政府還是民間,都發起了很多醫療物資上的援助,很多日本人都表態說‘中國是我們的朋友,我們理應幫助他們’,為此我感到非常的開心和驕傲。而隨著日本的疫情發展,中國朋友們也反過來為日本加油,讓我深深感受到了中日兩國之間的友誼。”

來自哈薩克斯坦,正在北京語言大學開展“中亞五國語言政策”研究的嘉娜爾(Zhanar Toktarbay)也積極加入中國防疫翻譯志愿小組,調動來自世界各地不同語種國家的同學、朋友參與到有關疫情的翻譯工作中。

他們不僅整理翻譯了一些國家醫療物品出口的政策信息、運輸途徑及申報情況等,方便海外華人采購物資支援中國,還翻譯不同國家生產的醫療物資規格型號等使用指導,以協助接受捐助的中國醫護人員使用。

期間,不少“孔子新漢學計劃”博士生紛紛加入其中,很快形成了約167人的俄語群和約388人的小語種群。

西班牙博士生韋里(Alberto J. Lebron Veiga)2017年開始在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攻讀博士學位,研究課題是“中國-歐美-拉美之間貿易與投資流動研究”。讀書期間,他還擔任中國西班牙商會北京分會顧問,為中國與西班牙、拉丁美洲國家的經濟與貿易合作建言獻策,2019年他被推選為會長。


韋里出席西班牙商會企業年度頒獎典禮

疫情期間,他沒有選擇回國,而是留在中國,帶領商會聯系海外醫療物資供應商為中國公共機構及民營企業提供進口物資,調動商會會員進行捐贈,與中國政府機構緊密合作,并為駐華西班牙企業提供有關疫情對經貿影響的風險評估等服務。

因其為北京防疫、抗疫工作做出的突出貢獻,該商會還特別受到了北京市政府的肯定和感謝。韋里說道:“面對這場疫情危機,我們幾乎所有的商業活動都暫停了,全力投入到這場抗疫戰斗中。為中國社會和當地企業提供幫助,是我們的第一要責!”

詩意表達顯真情:對中國的愛,都在這些文字里

與此同時,還有很多人用中文傳遞溫暖,將他們對中國的愛和支持化成了文字,為中國加油打氣。

來自美國的新漢學博士生愛絲麗(Ashley Brown)和來自印度尼西亞的姜榮彩(Haryono Candra),分別給孔子學院總部發來寫給中國的信。

“中國是我的第二個家,中國給了我激情,激發了我的夢想。我打算在學習這個美麗國家的語言和文化之后回到紐約傳播給美國人民。中國給了我很多,為中國加油是我必須做的事,我愛中國!”

來自阿根廷的馬西(Benatti Maximiliano),在疫情爆發時留在了吉林大學,他在大學公眾號記錄了自己春節期間的真實生活和對中國的加油祝福。一句“中國是我的家,我住在中國,也是其中一員,咱們一起戰勝病毒”,讓人動容。

研究“一帶一路戰略對中亞政治經濟一體化影響”的武漢大學博士生葉爾肯(Nazarbay Yerkin)從小學習中文,此次參加“孔子新漢學計劃”博士生項目讓他進一步了解了中國,更讓他感到“機遇很多”。


葉爾肯在廣州南越王博物館

1月20日,葉爾肯離開武漢時還沒有察覺到這里的變化,直到回到哈薩克斯坦后看到疫情報道,才感到格外擔心,于是在朋友圈寫下內心的感受:短短兩年武漢賦予我很多……我們的緣分才剛剛開始,武漢加油,暴風雨一定會過去,等待我們的將是燦爛的陽光與彩虹。

以“中國流行文化”為研究課題的馬來西亞新漢學博士生林如隆(Luleng Lim)在中山大學讀博,疫情期間留在了廣州。一句“充滿煙火氣息的‘鬧心’才真的是繁華盛世”,讓人感慨良多。

來自巴拿馬的黃莎莉(Wongsally Huang),目前在北京師范大學攻讀藝術博士學位,疫情發生后,她繪制了這幅中西合璧的“抗疫迎春圖”,并把這幅畫捐給藝術機構拍賣,所得款項全部捐贈給疫區醫院。

通過“孔子新漢學計劃”,來到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讀博的韓國學生趙熙正(Huijeong Cho),積極響應由山東大學發起的“楚天齊魯、守望相助——定向物資募捐倡議”,捐助了1萬元人民幣,想要盡己所能貢獻一份力量。他說,自己從儒學和王陽明的著作中學到“推己及人”的同感精神與“知行合一”的實踐道理。

疫情無情人有情。無論是抒發炙熱的感受,還是記錄當下的生活;無論是振臂加油,還是默默貢獻;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世界各地;在2020年這個特殊的早春,我們始終都在一起!讓我們團結起來,共克時艱。中國加油!世界加油!

 
 
 
 
今日河北20选5开奖